你好,我是洛夜w
KHR纲攻&2727厨,偶尔在这边会放一点其他圈子的东西。
最近暗表&游十游中毒中,十代和游矢都是本命♡
是个丧病的水母教/番茄教教徒。

【KHR/2727】R.E.S.E.T. 纲吉篇(上)

  R.E.S.E.T.
  
  #纲吉篇。
  
  #2727/27言,攻受请自己理解w
  
  #奇数章节为路人第一人称视角,偶数章节为纲吉第三人称视角。
  
  PART 1
  
  他是我接触到的第二位“顾客”。
  
  初次见面是在黑色接待室里。他后背挺得很直,紧贴在椅子的靠背上。双膝并拢,手搭在膝盖上面,手指相互交叉。从谈话一开始他就没说过一句话,只是垂着那颗棕色的脑袋,交叠的指头反复地相互揉搓。我示意他放轻松一点,“没什么可紧张的,”我冲他笑了笑,“就当成普通的一次谈话吧。”
  
  他仍旧保持着那个看上去很不自然的坐姿,一声也不出。可怜我的听觉神经只能捕捉到十分微小的呼吸声。我按了按自己的太...

【KHR/2727】Nostalgia(上)

  Nostalgia. 

  +年后言纲x14岁的纲吉,后期可能发展成272727+  

  +大约是平行世界时空穿梭之类的,非废柴纲设定+

  +纲吉视角第一人称+

  上

  故事开始于经历的第十三个夏日。 

  我无法描述和他相遇的整个过程,它有些难以置信,就像是科幻小说家用大胆的笔调勾勒出的那种匪夷所思的故事。整件事情的起因无非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很急促,远远地传来,仿佛是在呼唤些什么。我以为是出去旅行的父亲和母亲终于回了家,于是连忙冲了过去。然而在打开门的那一刻我有些后悔了——因为我没找到任何像是他们两个人的身影,连属于他们两个的声音都没有被耳朵捕捉到。

  门外空荡...

【KHR/纲白】白风道(上)

  白风道

  #27100,纲白。

  #大概会慢慢写。

  #镜面梗,全篇的灵感来源于平行世界上的一个主题展:告别是死去一点点。

  「给我那永不相见的挚友」 

  「以及那个早已死去的旧时的我」

  
  01.

  风从西南而来,越过海洋与高山。

  02.

  再一次在夜深人静时从睡梦中醒来,这种经历并不愉快。 

  眼前是昏暗的黑色的背景,就像是苏醒前看到的最后一个场面——构筑梦境的基石的一次集体坍塌。
  
  沢田纲吉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以便让自己早一点适应黑暗的环境。稍微清醒一些后他掀开被子,迅速地翻下床,按下台灯的按钮,动作干净利落。被收拾好的桌面上只剩下一个...

【纲吉深夜六十分/2727】2016.4.4-4.5决裂&2015.10.15过失杀人

#2727。

#决裂+过失杀人=刀。

#原本想写成伪意识流的x总之就先这样吧(喂。

他冲进洗手间,麻利地将水龙头拧开,把自己的头低下去,随后置于奔涌的水流之下的,紧贴在一起并拢成船形的手猛地上扬。他重复着同一动作,反反复复不知疲倦的麻木。

他应该是和沢田纲吉大吵了一架。他对对方总是对敌人宽恕的行为表示非常强烈的不满。“没必要怜悯那些不该怜悯的家伙。”他愤愤然地说,对方凝视着他像是有火焰在燃烧的瞳眸,暖棕色眼睛里氤氲的马上要滴出水,他没办法应对人们流泪,更别提面前站着的这位是自己的宿主。时间过得如同从花开到花谢一样长。沢田纲吉吸了吸鼻子,用以往的那种平和的腔调说:

“我不同意,”他说,...

2016.3.23纲吉深夜六十分
题目:骑士
————
提前祝自己月考有个好点的成绩√

【KHR/纲吉中心】时空组相关的一个小短打.

用的是纲吉深夜六十分里的题目.

#很单纯的一个关于时空组的脑洞……似乎没什么cp。

#纲吉是指环战战败的十代首领候补设定。

#把多个主题糅合(?)到一起的产物。莫名其妙的叙述风格。

#空白+相册。

言纲走的时候几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桌角还积着灰,没有扣好盖的咖啡杯里也积着灰。足以将人淹没的沉重的灰尘,即使这个说法不可避免的有着谬误和夸张,纲吉也有些不敢呼吸了。窗沿上,地板上,到处都是这种岁月被崩解后留下的残渣。

但这一切实际是空白的,是那些空白的莫名其妙就消逝了的岁月。纲吉环视了一圈这寂静的房间,有本相册被摊开放在桌子上,那是有些古老的纸质相册,被翻到贴着他和父母合照的那一页——...

【KHR/2727】2016.3.13纲吉深夜六十分
题目:腰酸背痛

【KHR/2727】两篇纲吉深夜六十分的超短篇.
2016.2.21 主题:距离感
2016.2.22 主题:等
————————
闭关修炼。

【KHR/2727】火烧节贺文w

  没有名字的一篇贺文w
  
  +梗来自今日的cp脑洞关键字+
  
  +①越描越黑,②恶作剧,③晴天霹雳
  
  *①+③=②+
  
  “十代目大人出去了,他告诉您在他回来之前就待在这里。”
  
  “他没说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吗?”
  
  “是的,”彭格列第十代岚之守护者朝言点了点头,神色平静,“在这段期间,我会在这里陪着您——这也是十代目的命令。”
  
  —
  
  大概彭格列总部刚刚建成的时候,作为重要中枢的首领办公室的摆设就是现在看到的这番简单。不过,自初代之后的每一代首领在任职期间都或多或少地添进了一些物什,它们身上的岁月可能比而今彭格列的任何一个人存活于世上的时间都要久远。但由于首领办公室在...

【KHR/纲吉中心】给...的忏悔信

  给...的忏悔信.
  
  +个人的臆想小短篇+
  
  +27的年龄介于国中时期的年龄和270的年龄之间+
  
  +言→纲吉单箭头注意+
  
  +私设彭格列总部位于西西里区首府巴勒莫+
  
  +风格诡异,剧情混乱,不谈人生,让我安安静静地回炉重造一下x+
  
  巴勒莫,
  
  西西里区,
  
  200X年6月14日
  
  瓦达莎•多科(Wadasha Doko):
  
  上周末我去了位于蒙雷阿莱的教堂,到达那里的时候正值午后,但太阳被云层遮蔽了,没有什么有温度的光线透漏出来。在略有些昏暗的背景中,教堂内部高大的穹顶上镶嵌着的金色的壁画显得更加古奥幽远。
  
  在这种庄严的地方行走,我紧张地以...

1 / 2

© 又闻子规啼夜月 - 愁空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