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洛夜w
KHR纲攻&2727厨,偶尔在这边会放一点其他圈子的东西。
最近暗表&游十游中毒中,十代和游矢都是本命♡
是个丧病的水母教/番茄教教徒。

【KHR/纲吉中心】时空组相关的一个小短打.

用的是纲吉深夜六十分里的题目.

#很单纯的一个关于时空组的脑洞……似乎没什么cp。

#纲吉是指环战战败的十代首领候补设定。

#把多个主题糅合(?)到一起的产物。莫名其妙的叙述风格。

#空白+相册。

言纲走的时候几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桌角还积着灰,没有扣好盖的咖啡杯里也积着灰。足以将人淹没的沉重的灰尘,即使这个说法不可避免的有着谬误和夸张,纲吉也有些不敢呼吸了。窗沿上,地板上,到处都是这种岁月被崩解后留下的残渣。

但这一切实际是空白的,是那些空白的莫名其妙就消逝了的岁月。纲吉环视了一圈这寂静的房间,有本相册被摊开放在桌子上,那是有些古老的纸质相册,被翻到贴着他和父母合照的那一页——就像是证明自己曾存在过一样。纲吉用手抚平翘起的页脚,有些粗糙,沾了点水渍。被一遍遍抚摸过,指腹处传来以上的信息。纲吉觉得此时自己情感复杂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大脑仍是在正常思考着的。

于是他心想道,即使他可能和自己有或多或少的联系,但关于沢田言纲这个人,他给自己带来的、留下的都是只被寥寥写上几笔的,大部分都是空白的认知。本质上都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陌生人,纲吉开始反复咀嚼这个词汇。他和言纲应该是那种奇妙的“熟悉的陌生人”的关系。这个人在某一年的夏季的某一天,突然闯入他的生活中。言纲的到来应该是一个完美的巧合:他迷了路,他来到沢田宅附近,他撞见了善良的沢田奈奈,以上是他告诉自己的。整件事情简单到不需要更多繁杂的笔墨来叙述。这件事的结局是善良的母亲将他留在了家里。

但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纲吉一边清理着桌子上的灰尘一边想道,意外的这里积累的灰尘不是很多——就好比你和镜子里的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沢田纲吉。”镜子这边的自己抬起手,礼节性的晃了晃手臂。镜子对面的几乎和自己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家伙,在同样的时间内重复了相同的动作,他将胳膊保持在一个固定的角度,摇晃,再摇晃,他张开嘴,露出一个教科书式的微笑,说:

“我是沢田言纲。”

几乎相同的两个人报着两个相似的而又不相同的名字,想想都很奇怪——但这并不证明他就不相信那些所谓的影子双胞胎之类的新闻。纲吉摇了摇头,地板上的灰尘有很多,他想了想还是先将窗户打开通风以保证自己不会窒息。

但更奇怪的还在后面。

沢田言纲被自家母亲邀进宅邸之后,他住进自己房间后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普通人应该说的寒暄,而是:

“你拥有这个时代的彭格列指环吗?”

纲吉还记得自己当时被这个话题问愣了足足过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啊?”印象中自己哼出了一个单音,随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对方那种炽热的眼神投过来如同在期待着些什么,加上瞳眸赤金的底色,如同阳光般耀眼。

自己本能的垂下眼睛躲避那种光芒,在做了一次深呼吸后,说,“曾经有过,但我现在没有那东西。”

然后——如同记忆中刻画的那样——言纲的眼神突然间冷凝下来,他咬着自己的嘴唇,动作显得很不自然。他回给自己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那么打搅了,”他的声音很清冷,“不过,我可能要在这里滞留一段时间才会走,时间很短,你可以放心。”

纲吉想自己也一定是疯了,那时他朝对方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对和自己长着相同脸的家伙,提不起什么敌意。

和平的日子。

后来母亲拉着自己去度假,自己将房子托付给言纲管理,等到回来后才发现对方早已人间蒸发。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局面,沢田纲吉将扫出来的成堆的灰用簸箕收好,一步一步走下阶梯,像是重新回到了国中二年级——这不是什么令人感到愉快的回忆。纲吉叹了口气,熟练的将这堆灰倒扣在垃圾篓中。

就像是倒一盆水一样容易。灰尘轻巧的下落,跌进口袋里,沉到最底层,不会被重新挖掘出来的最底层。

而他同时也是在重新倾倒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他回忆起沢田言纲,回忆起对方还在这里时的一点往事。他们如何以一个巧合相识,如何进行那个莫名其妙的对话……这点事情仍是历历在目。

但沢田言纲走的时候几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所留下的是未被填充的空白,关于他本人的空白。从未存在过似的空白。

即使对方问了那样的问题,纲吉也没想过要去追究些什么。于是,没人主动问起,没人主动答复,一切保持着一种微妙的缄默。

——能证明沢田言纲存在过痕迹的还有一本摊开的相册,上面点缀着自己与父母亲幸福微笑的画面。相册页脚起了褶皱,粗糙的纸面被重新刮起,被人抚摸多次后留下的印记。

他是在怀念些什么吗?沢田纲吉有点疑惑了,也许是,也许不是,毕竟自己也不了解对方什么。

纲吉将垃圾袋系上,拎起那个黑色的袋子,打开门,瞬时便有炽白的阳光洒在身上,就像是接触到对方时传来的有些灼烧的温度。天空蓝的透明,背景里,有鸟儿在啼鸣。

像极了第一次见到沢田言纲的那天。只是,不再有再次相遇的机会了。

FIN.

顺便放个时空组的私设:

准确来说可能是一个想要写(但不会填完)的一系列中的设定——

成堆的脑洞()

脑洞很新奇,还很渣(希望我能够自圆其说)

基本上是来自A时空的言纲x其他时空的纲吉。不过除了最开始和最后,这个cp倾向很轻微。嗯A时空...对就这一个时空。

个人的关于平行时空的一点私设:非实体可以穿梭到其他时空/时空跳跃会损失一部分组成自身的能量/其他时空的准确坐标不可获取(就是没办法准确找到一个想去的世界?),以及,

其他时空的人不得干涉本时空进程。

然后管理平行时空的人,私设是切尔贝罗(x

为了在白兰那边也能自圆其说x

以及比较重要的一点吧……这个时空法则没多少人知道。

因为一个非实体,比如灵魂体没有多大的力量能去改变时空进程,所以,并不需要管理x

不过言君的状况另当别论了x

言纲由是A时空纲吉的一部分火焰分离形成的,彭格列最新技术(喂)。因为白兰毁灭世界的原因而在A时空纲吉的命令下来到其他世界。

来到其他世界后总会寻找起该时空的沢田纲吉。因为自身是火焰体相当于一份战力...可以帮助该时空的人抵御白兰的进攻(A世界纲吉语)。而且本身的大空火焰只能供给纲吉使用()

*小小的私设一下白兰毁灭每个平行世界的速度不一样()

但每个时空的纲吉的设定都不一样……普通学生/指环战战败的十代首领候补/十代首领/……然后,每个纲吉的性格都不大一样。再加上时空穿梭很消耗能量需要一定时间去恢复。所以言君想要找到本篇里的纲吉很不容易(。

让我心疼一下言君(喂。

评论
热度(3)

© 又闻子规啼夜月 - 愁空山 - | Powered by LOFTER